新闻中心
News Center

历史机遇将至,资本与创新企业共议“新药政下的新药研发”

Date | 2017.11.02

一系列大刀阔斧的新政推动下,医药行业尤其是新药研发领域正在进入前所未有的崭新时代。

在这样的大背景下,有中国版JP·摩根大会之称的由中国药促会牵头举办的“中国医药创新与投资大会”,日前迎来了第二届的盛况:来自国内外投资、医药创新企业与研究院所等700余家机构、约2000多名代表参加会议,规模空前。

尤其值得关注的是,为进一步探讨在医药新政环境下资本与创新企业所迎来的变局,元明资本、亚盛医药、元禾原点及新药创始人俱乐部再度联手,共同发起主办了此次苏州会议中规模最大的卫星会议——“2017新药政下的新药研发”。这是多方携手举办的第二届卫星会,去年共办的“中国创新药2.0”论坛在当时引起较大反响。

“新药研发投资与发展的夏天正在来到,正迎来历史时刻”在10月29日晚上举行的“2017新药政下的新药研发”论坛现场,多位演讲嘉宾共同发出感叹。在这样的前所未有的历史节点,资本方将如何进行布局?创新企业如何顺利融资?这些切实的话题都引起与会者的强烈共鸣。会议现场座无虚席,讨论十分热烈,本次活动由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俞天宁博士主持。


演讲嘉宾合影 已裁_副本新网站1000.jpg

会议主办方与演讲嘉宾合影


tina_副本1000.jpg

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                本次会议主持人 元明资本管理合伙人  俞天宁博士                 


精彩观点


元明资本创始合伙人、中国亚布力论坛主席 田源 :

作为跨界者,我做过投资、金融、连锁超市、滑雪等,后来投资第一家美国生物医药公司,目前累计十几家。

2012年投资的时候,这个行业还完全处在冬天。而现在每天都是好消息,比如发现新的靶点出现了,新的公司上市了。行业的拐点是2015年,我们现在走到春天,马上就要走到夏天,将要走向秋天——收获的季节。我们今天这个行业都处在非常令人激动的年代,而且是这个年代的开始。中国的新药研发一定有个长期的上升期,这个过程中对于每个公司、每个药品,有可能有跌宕起伏,有可能三期临床失败。但对于整个行业而言,中国新药必将崛起,中国将成为一个新药强国,这个时代已经到来,而且我们都在这个机会之中。


中国医药创新促进会执行会长 宋瑞霖  

我们的刚性需求使这个行业充满了韧性,可能有一个品种失败,有一个企业垮掉,但是这个行业永存。所以进入这个行业的人记住,你走对了。

 

作为组织者,感触良多。你做一件事情,一定要符合社会发展需求。2017年,注定要被医药行业浓墨重彩记住的一年——这一年的变化, 超过了过去几十年。所以我们要非常庆幸,在一个变化的时代从事着一个变化的行业,说明机会比问题、风险多得多。

 

中国为什么要改革?中国药品监管为什么要进行变化?中国改革开放30多年,我们北斗已经替代了GPS,高铁让美国相形见绌,蛟龙号下潜让世界汗颜——但是谈到医药,我们真的不敢说什么。巨大的反差,使得社会不得不反思。

产业制定政策,需要跨越具体产品、具体企业,要直接看到患者。我们可以看一个数据,美国FDA从2001-2016年15年间批了433个NDA,中国进口了133个,还有300个没有进口。这133个中国进口的药,有多少被仿制?一共59个,中国4700个药厂,平均一个品种有多少家?中国市场始终在红海中竞争,没有在蓝海中协调。

 

中国药品监管新政,不是心血来潮,而是真正要借鉴和发展。中国相对于美国最大的优势,就是政策的执行效率极高,一定能把它贯彻到底。现在中国的医药创新的春天来了!只要明确了国家的大政方针,脚踏实地,我们就能腾飞。

 

当创新成为主流的时候,我们药促会要担起责任。药物研发需要政策,政策需要经济学的支撑,衡量是否能否为社会带来价值,最后凝练为政策与法规。所以经济学是我们搞法规的基础,专业是搞经济学的前提。我做了20多年立法工作,我的体会是,希望有更多成功的case,支持中国更好的政策和法规。


亚盛医药董事长兼CEO  杨大俊:

我想分享两个事情:一是作为一个技术人员,跟大家分享怎么融资,以及和投资人打交道的经验。二是跟大家分享参加药促会举办的苏州创投大会的感受。

 

2015年是中国新药政策转折点,是创新药的元年。在2015年注册法规政策改革之前,很多投资人对创新药,特别像我们这样真正做原创新药的企业,都认为风险比较大。2015年是一个转折点,而在此之前的2014年融资其实是非常不容易的。我很荣幸过了三个不同风格的投资人的关,最终成功完成A轮融资。以2014年的融资环境和额度计算,这在当时还是很高的数字。

 

作为参与药促会苏州创投大会的组织者之一,我想说每个人参会的重要目的就是networking。首先是像宋会长这样对政策非常了解的行业协会负责人,对大家很重要;二是各个部门具体负责的官员的报告,对大家了解、解读政策帮助很大;三是在会议上既有临床专家,还设有临床数据首发环节,这是药促会苏州创投大会最大的特点。临床开发是新药研发的最重要的环节,无论是时间、费用还是风险,都是最关键的。


元禾原点创始人 赵群  :

2015年中以前,创新药投资领域基本是冬天。当时医药投资界的热点都是要投资仿制药、生物类似药等,对于未经验证的靶标,没有人会投资。创新药的投资很“冷”。

 

我想说今天的温度确实不同了。很多项目A轮就被投几千万、几亿元,甚至还有高达10亿的。很多资金都在流向创新药。创新药投资别说是春天,我认为差不多都是夏天了。一些项目离退出很远的时候,估值就接近几十亿甚至更高了。对创新药,资本很疯狂,也许这就是这个时代的特点。

 

投资人必须不断的思考行业的变化在哪里,如何认识。我这个人做投资,总觉得自己和别人的投资思路、策略完全一样,就赚不到很高的收益。我总是在不断寻找行业中被忽视、低估的机会从而进行“逆向”投资。

近期这个行业很多方面变化很大。例如,这一年的法规变化几乎承载了10多年法规变化的积累。不光是法规变化,整个行业、相关政府部门现在最优先考虑的是患者利益,这也是一个认识上的很大的变化、提升。另外患者支付能力也比以前好很多,药品质量也比以前好很多。今天整个行业的资源很丰富,有很强大的CRO,国内国外申报、临床都能做。很多公司三四个人,新药就能进临床了,以前不敢想象。有的公司成立初期,一下子募集到1亿多

温吞水、资源使用效率低的项目,不会有巨大机会。那么如何评价创新性的好坏

美元。传统模式,是不可想象今天的变化的。

我们进入了创新药发展的历史时点,也是一个“不连续点”。今天看,过去的医药公司,他们做新药可不是这么做的,没有今天的形势,也没有今天的资源。

 

我敢预言,未来5-10年,我们中国的创新药前十大企业,一定有一半是今天还默默无闻甚至才初创的企业,绝不是有销售额的企业。当前,很多国际制药企业一半以上品种,来自于并购和联合开发。中国很少、没有大的并购交易。这意味着,当前的医药上市公司,已经让开了一半机会给创新药公司。创新药公司在财务投资人的支持下,拿着几亿、几十亿在“烧”,在市场上大步前进,他们就是未来的big pharma ,就是中国新的上市公司。

 

这是非常好的历史时点,新药政下的新药研发,给创新药企业提供了很好的机会。最近我看项目更加关注两个的衡量标准:第一点就是资源的使用效率,新药从早期的研发到临床前、临床、生产、销售是一个非常复杂的过程。哪个企业资源效益高,可能就会产生巨大的作用,原来只能开发1个品种,现在能同时开发10个品种。同时募资能力强也是资源使用效率高的表现,给你10个亿,就少给别人10个亿。谁的资源利用高,谁很可能就是这个市场的强者。

 

第二,今天敞开国门,很多国外创新品种很快进入中国,企业产品的创新性就很重要了。以前同类品种上市国内和国外一般有时间差,现在可能很多产品同时进入海外和中国市场,时间差没了。所以创新性更加重要了,决定了未来的市场价值。